上線3954天,已幫助
出國留學

希臘攻略之建筑中的視覺矯正

來源:龍源海外    2020-05-25    人氣:382
手機閱讀
微信掃一掃

注:以下文字源于豐子愷的著作:《認識建筑》。

Image title


雅典衛城中的二神殿,取兩種柱式:帕特農取多利安式,伊瑞克提翁取愛奧尼亞式。但希臘的建     筑藝術,不僅講究了柱式而止。關于帕特農正殿全體的構成,兩位建筑家曾經煞費苦心。他們為     求神殿形式的十全的美滿與調和,曾用其異常銳敏的視覺,于各部的大小、粗細、彎度,及裝飾上加以種種精密的研究。其工作名曰“視覺矯正”(optical correction)。今舉例說明于下。

前面說過,希臘人是世界上最“藝術的”民族。故希臘人的眼睛的感覺異常靈敏。他們覺得幾何學的線,都不正確且不美觀。因為人的眼睛有錯覺,絕對的幾何的直線,有時看起來不是直的,    有傷美觀,非矯正不可。這方法叫做“視覺矯正”。用銳敏的視覺觀看世間,自然界是十分調和美滿的有機體;機械的直線和幾何的形體,感覺非常冷酷,毫無生氣,簡直沒有加入大自然中的資格。故在南國的美麗的自然環境中要造一所十分調和美滿的建筑,一切幾何的形體和線都不中用,非憑視覺的美感去矯正不可。

Image title


視覺矯正的重要者有五項:帕特農的柱列,例如正面八根柱,照我們想起來總是垂直地并列著的。其實這八根柱子只有中央兩根垂直,左右兩旁的六根都向內傾斜,越近兩邊而傾斜越甚。實際上照圖中 G 的樣子排列著,上小下大,略似金字塔模樣。為什么不一概垂直而要像 G 一般排列呢?這八根柱上面載著很重的石楣。在實際上,下面這許多大石柱頗能擔當這石楣的分量,毫無危險; 但在感覺上,好像柱的擔負很重,難于勝任似的。所以你倘把這八根柱照幾何的正確而排列,    如同圖 E,看起來就變成像 F 的模樣:石楣壓迫下來,旁邊的柱子都被壓得向外分開,使人感覺危險,不安心。這是一種錯覺。欲矯正這錯覺,只有把八根柱子照 G 圖排列,上面向內收小些,以抵補錯覺的向外分開,于是看起來就覺得八根柱并行垂直,像 E 圖一樣了。但柱的傾斜之度極微。如 C 圖所示,就柱軸而論。全長約三十四英尺的柱,柱軸頂向內傾斜約三英寸。


帕特農的屋基(base),即柱腳下的基石,照我們想來總是水平的直線;其實卻是中部向上凸起的弧線,如 G 圖所示,其凸起的程度:殿的前后兩面,屋基長一百〇一英尺,正中央比兩端凸起三英寸。殿的左右兩面,屋基長二百二十七英尺,正中央比兩端凸起四英寸。其下面的階石三級,也跟了基石作微凸的弧線。但這些弧線的彎度,當然是微乎其微,漸乎其漸,就各部分看來仍是直線。只有從一端向彼端,同木匠司務一般閉住了一只眼睛而探望,    才見中部微微凸起。為什么要使中部凸起?也是感覺的關系:因為上方的石楣和石柱壓力很重,倘基石用幾何的水平直線如 E 圖,你望去會看見 F 圖的模樣,基石似被壓得向下凹,屋子似將陷落,很不安心的。故必須造成如 G 圖的向上凸,以補足其向下凹的感覺。于是眺望時就看見像 E 圖的正確的水平形了。

帕特農的柱,不是幾何的圓柱形,即兩旁不是兩根直線,卻用復雜的曲線包成。其曲線上方漸小,而下方漸大,如 D 圖所示。圖中下方 AB 為柱下端直徑之長,CD 為上端直徑之長。中分三階段漸漸向上收小。全體沒有一段幾何的直線,都好像人體上的曲線,有彈力似的。這 D 圖的作法,名曰 entasis(卷殺),即柱體胴部膨脹法。為什么要如此?因為幾何的平行直線,看時會發生錯覺,好像兩端向左右分開,而中央細弱欲斷似的,如 H 圖所示。必須像 J 圖中部膨脹,方見兩直線正確平行。Entasis 即根據這種錯覺而來的矯正法。柱的上部負著石楣的重量。倘用幾何的直線,則中部細弱的錯覺使全體建筑物顯出危險樣子,使看者很不安心。只有 entasis 法的曲線,好像有生命的活物的肢體,穩妥地承受石楣的重量, 使人感覺安定快適。這神殿便似一件天生的活物,完全調和于周圍的大自然中。 收藏了眾多古希臘藝術品的大英博物館,它的大門便是按照古希臘神殿的風格建造的。

帕特農的柱列,不是每相鄰兩根距離相等的。又全體各部的裝飾,也不是像普通圖案的帶模樣一般地距離均勻的。他們根據了觀者的視線的仰角的大小而施以種種的長短廣狹的變化。故實際上各部大小并不均勻,而映入觀者眼中時十分均勻。仰角之理,如 A 圖所示:假定我們要在六丈高的壁上橫斷地劃分為均勻的六格,不可用幾何的方法把它分為每格一丈(如 A 圖中左邊上的自 O 至 B)。我們必須使下面的格子小而上面的格子漸漸放大(如 A 圖中右方的自 O 至 B)。因為前者映入眼中時,覺得上方的漸小而下方的漸大。故必須把上方的漸次放大,方才看見均勻的狀態。試看圖中的仰角的視覺線(visual rays)所示,壁上的格子實際上雖大小不均,但投影于眼中時,上面格子漸次縮小,成了與各視覺線相交的弧線(點線)上的狀態,即各格距離相等而均勻了。帕特農神殿各部的尺寸,都根據這仰角之理而加減伸縮,故感覺上十分美滿。 希臘雅典的宙斯神廟,柱身表面刻著細溝,柱頭加有曲線。

帕特農的柱,不是根根一樣粗細的。大概兩邊上的柱較粗,中部的柱較細。因為凡物襯著明亮的背景時,看起來好像細些;反之,襯著黑暗的背景時,看起來好像粗些。如 B 圖中 X 及 Y 所示。這好比一個人,站在野外時看似瘦些,站在門中時看似胖些。帕特農兩邊上的柱, 以天空為背景;中部的柱,以殿堂的內陣為背景。倘用同樣粗細的柱,眺望時必見兩邊上的柱異常細而中部的柱異常粗,很不美觀。故必須把兩邊上的柱加粗,把中部的柱縮細,以補足這錯覺,方才看見各柱一樣粗細。柱上面的排檔間飾(metopes)也不是大小一致的,亦因背景的明暗加減其大小,亦如 B 圖中 X 與 Y 所示。 看了以上所述的帕特農神殿建筑的視覺矯正的五要項,誰不驚嘆希臘人的造形美感的異常的靈敏?想象了這殿堂的十全之姿,而反觀我們日常所見的所謂建筑,真是草率了事,談不到“美術”的。想象希臘市民的豐富的美術教養,而反觀我們日常所見的人,就覺得他們的眼睛對于形式,氣度太過寬大;大小不稱,粗細不勻,都漠然不覺;曲了也無妨,歪了也不要緊,只要滿足了“實用”的條件,一切形式皆非所計較。氣度不是太過寬大么? 

話歸本題:帕特農的建筑,除了上述的視覺矯正之外,其他工事的精美尚不可勝言。 柱的表面,都刻著細溝,每柱周圍二十溝。溝的作用,一則使柱增加垂直之感,二則希臘地在南歐,日光強烈,光滑的大理石柱面,反映太強,    刺激人目使起不快之感。故設細溝以減少反光。 柱的頭上,必加曲線(多利安式的也必有一層曲線),其作用使柱與楣的接合處柔和自然,好似天成;因此柱可減少負重的感覺。 各部石材接合的地方,絕對不用膠(如水泥、石灰等),全用鑿工鑲合,毫厘不差,天衣無縫。故帕特農全體好像一套積木玩具。假如有巨人來玩,可以把它全部一塊一塊地拆開,再一塊一塊地搭攏來,而且希臘人非常講究力學,雖然構造上全不用膠,但非常堅牢。試看現今的遺跡的正確,即可確信這神殿倘無人力的破壞,二千四百年來一定完好如初。

總之,希臘神殿建筑的形式美,可謂十全。其中變化非常多樣,而全體非常調和統一,可謂“多樣統一”(Variety in unity)的至例,故美術史家稱這神殿為“理想在彭特利庫斯大理石上的結晶”,又稱之為“人類文化的最高表象”“世界美術的王冠”。 不幸這世界美術的王冠,紀元之后就被戰爭所摧殘,經過了歷次的劫禍,成了破廟的模樣。羅馬興,基督教勢力侵入希臘時,雅典處女神就被放逐,帕特農神殿被改用為基督教堂。殿內外所有關于神的描寫的浮雕(皆菲狄亞斯手作的),都被取除,而在那里改裝了血腥氣的十字架。東羅馬滅亡后,希臘又歸屬于土耳其。帕特農又改為回教寺院;除去了十字架,而在四周立起回教建筑的尖塔來。

十七世紀時,土耳其御外侮,以這城山為要寨,以帕特農為火藥庫。敵軍的炮彈打進殿中,火藥爆發起來,殿的中部墜落。這是一千六百四十五年的事。十八世紀末,英國駐土耳其大使埃爾金伯爵(Lord Elgin) 惋惜這等古代美術的淪亡,出些錢,向土耳其人買了殿內可移動的一切雕刻,送到倫敦的不列顛博物館去保藏。這似是文化掠奪,但也幸虧他拿去,后來希臘獨立戰爭時免得損失。英詩人拜倫(Byron)卻埋怨埃爾金。當希臘獨立戰爭時,拜倫因熱愛希臘藝術之心,投筆從軍,到這殘廢    的帕特農神殿前來痛哭賦詩,在詩中詛咒拆去浮雕的埃爾金和英國人。

關于帕特農已經敘述完畢。其北面的伊瑞克提翁神廟,在美術上亦有可觀:殿由三部合成。東部為愛奧尼亞式柱堂。正面六根柱,其北邊一根已被英人取去,今僅余五根。柱高廿二英尺,直徑二英尺半,每柱有溝廿四條,柱頂作渦卷紋,形式優美。柱堂內亦供雅典娜守護神。北部也是愛奧尼亞式柱堂,前面四根,余不明。東部意匠非常特別,叫做女身柱堂。前面的四根柱,和后面兩旁的兩根柱,皆雕成女子立像的形式。像高七英尺半,立在離地八英尺的大理石基上。這前后六個女身柱,作對稱形;東邊的三個各左腿直立而右膝微屈,西邊的三個各右腿直立而左膝微屈。     西面第二像已被英人取去,現在其原位上補裝一模造品。這建筑不過意匠特殊,藝術的價值遠不及帕特農。這殿堂在君士坦丁大帝時曾被用為紀念堂。后歷遭破損,十九世紀中稍稍修葺,大致復舊。

Image title

雅典衛城的伊瑞克提翁神廟。

Image title

Image title


掃碼打開 長按保存
保存到手機
(0)
服務號:你好出國
訂閱號:你好網
你好網客服電話:010-65158828
  • Copyright 2008-2020 nihaowang.com AllRights Reserved
  • 京ICP備10021396號
  •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340-1號
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